草莓向日葵丝瓜榴莲

宴会结束后。

林战便被林老爷子带回了林家。

“倾心,林冉,你们跟我说说,这个林战是怎样的人。”

回到自己家里,林逸阳不放心,便找来林冉林倾心问话。

林倾心不知道林战和林炫长的相似的事情。

林倾心便把飞机上的事情,一字不落的说了出来。

林冉也不敢隐瞒,抖落出夜总会的事情。

“怎么会有这么相似的人,绝对不会巧合。”

林逸阳虽然嘴上排斥,可是,内心还是有点期盼。

林炫音讯皆无,是林家父子心里的痛。

要是林战真是三弟的孩子,那三弟岂不是有后了!

“大哥!”

青春少女房内荡秋千闭眼微笑温柔甜美写真

林逸楠带着老婆儿子也赶过来。

“二弟,你说这林战……”

林家虽然是大家族,但是,可没有像其他家族那样,明争暗斗。

林逸阳和林逸楠虽然都成家立业,也有了自己的老婆孩子。

但兄弟俩感情好,孩子们也就没有隔阂,林家上下团结一心。

尤其是林逸楠,接近五十,有事还是找林逸阳商量。

“二弟,你火速派人去南吴,打探一下林战的底细。”

林逸阳吩咐林逸楠,林逸楠点点头。

“好,我这就让林亭去趟南吴。”

林逸楠点头答应。

“大哥,如果林战真是三弟的孩子,咱们怎么办?”

这是林逸楠最关心的问题,林炫二十多年没回家,很有可能客死异乡了。

“那还用说,如果真是三弟的孩子,我们林家的子孙,当然要接回来,这家业,也有三弟的一部分。”

林逸楠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战哥,你来胶州,并不是来检查工作是吧?”

邢庄跟着林战,回到林雄安排的客房,实在忍不住了,便开口问到。

“邢庄,做好自己的事,不该问的不要问。”林战心里烦闷,在见到林家人后,他也说不出来什么感觉,林家也没有林炫的消息,他就算知道林炫是自己的父亲,林炫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突然出现,林逸阳等人肯定

是认为他图谋家产来了。

“是,属下逾越了!”

林战突然间变脸,邢庄下的就是一哆嗦,林战此时的表情,让他有些害怕。

“胶州虽然是小城市,却离国外最近,加强防范,避免国外的不法分子渗透进来。”

林战吩咐到。

“是,弟兄们都是二十四小时轮番看守,保证一只苍蝇都进不来。”

邢庄作为胶州暗卫组长,对于防御工作,自然是小心谨慎的。

“林战,来,会下棋吗,陪我老头子走几个回合。”

林战出了客房,来到楼下,看到林雄正坐在客厅,看到林战出来,热情的招呼。

“老爷子,听说你是下棋高手,我这臭棋篓子,恐怕不是你的对手。”

林战微笑的说到。

“呵呵,年轻人谦虚是好事,不过这还没过招就认输,你这马屁拍的太早了!”

林雄哈哈大笑,林战有些不好意思的过去。

“爷爷,林大哥的功夫了得呢!”

林战是林冉硬拉来的,所以,林战被林雄带回来,林冉就像狗皮膏药一样,赖在林雄的住处不离开,看到林雄拉着林战下棋,忍不住开口说到。

“呵呵,林战,林冉可是难得佩服谁,看来,这是一物降一物了。”

林雄一边拿出棋盘,熟练的摆好,一边看着林战。

像,实在是太像了,就连神情都如出一辙!林雄的心里波涛汹涌,说实话,老儿子林炫,是他最钟爱的,几十年没有音讯,林雄嘴上说当他死了,也立了牌坊到林家祠堂,可是心里依然期望有一天,林炫能够出现

在他的面前,那样,就是死,他也瞑目了。

啪!

“林战,你现在有做什么工作?”

林雄落了一个棋子,开口问到。

“当了五年兵,半年前退役回家,现在没有工作!”

林战说的是实话,他现在部各地的跑,主要就是给华国搜集武者,培养精英。这是机密,自然是不能告诉林战。

“当兵,在哪个部队。”

林雄来了兴致,他自己就是军人出身,听到林战也当过兵,对林战的好感又多了一层。

“南域。”

林战简单的回答。

“林大哥,你在南域当过兵,那可是战轩辕的领域耶!”

林冉在一旁忍不住插嘴说道。

“呦呵,林冉,你竟然也知道南域战神,不容易啊!”

林雄面带微笑的说到,战轩辕一战成名,家喻户晓,林家人自然也是知道。

“爷爷,我可是战轩辕的铁杆粉丝,当然知道了!”

林冉一脸的自豪,仿佛他才是战轩辕。

“林战,你可见过那位战神?”

林雄可是听说,战轩辕好像也是姓林。

“他是统帅,我就是大头兵,怎么可能见到。”

林战矢口否认,如果让林家的人,知道自己就是战轩辕,肯定会拘谨。

他心里已经有了决定,过几日就回基地,至于林炫是不是自己的父亲,他已经不想知道了。

“没关系,能够成为战轩辕旗下的大头兵,说明你也很优秀。”

林雄慈祥的看着林战。

接下来就是啪啪的落子的声音,俩人谁也不再说话。

林战带兵打仗是能手,下棋却不是一般的烂,几个回合下来,林战丢盔卸甲,输得惨兮兮的。

“林大哥,你还是认输吧,都成光杆司令了!”

到最后,林冉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呵呵,老爷子棋技高超,林战自愧不如。”

林战微笑着开口。

“哈哈……”

林雄连胜五局,心情大好。

“爷爷,这棋下完了,我跟林大哥还有别的事,你早些休息。”

可算看到林雄罢手,林冉立刻开口。

林战茫然的看向林冉,这时间可不早了,林冉打算带他干嘛去啊。

“林大哥,你初来乍到,我带你出去玩玩!”

林冉不由分说拉着林战就走。

“林冉,我可警告你,林战是咱们的客人,你要是带着惹祸,我打折你的腿!”

对于这个孙子,林雄太了解了,火烧屁股的带林战出去。准没有好事。

“知道了,爷爷!”林冉嘴里答应着,人已经拉着林战走出了林家。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