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你懂的

“唐会长,这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在黎远雄一家其乐融融的时候,唐进却是把唐锐叫住,望着远处黑羽林的方向,好奇问道。

这结局自然是他最想见到的,但他实在是想不通,跳雷阵那样的死局,唐锐是如何破解的。

况且,在闯过跳雷阵之后,还要以身中黑羽剧毒的身体,来面对一品境界的暴食。

“说来话长。”

唐锐想了想,把有关《圣心诀》的部分隐去,大致还原了一下当时情景。

听完后,唐进深陷震撼许久,都未能回神过来。

他是个很容易嫉妒的人,可面对唐锐,他一点嫉妒的情绪都生不出来,因为他和唐锐之间的差距太大了,他唯一的感受就是仰慕。

高山仰止的那种仰慕。

“对了,即使又解决掉暴食分部,对黑羽林来说,也只是击溃掉冰山一角。”

回想起暴食那一身古怪却又强大的功法,唐锐比刚才更正色几分,“你需要发动唐门更多的力量,查出黑羽林的全部情报,不然给他们足够长的时间喘息,他们很快就会把失去的这部分力量弥补回来。”

唐进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尤其是他们持有这片黑羽林这么久,光是黑羽暗器就足够我们棘手了。”

清纯美女腰肢柔软挡不住的青春气息

唐锐皱起眉头,黑羽对他倒是影响不大,但对于其他武者,绝对是致命的存在。

尤其是在产量巨大的前提下,每一位七宗罪级别的高手才仅仅能持有两枚,这种吝啬的态度,实在是令人费解。

要么是黑羽林不想过于高调,正在有意避开唐门视线,要么就是像唐进之前推测的那样,他们是在给某些人供货,所以在拿到炼土之法以前,手中的黑羽暗器只能节省使用。

但不管是哪种可能,黑羽的存在,对整座武者界乃至是整座人类社会,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想到这,唐锐不禁在心中盘算,等有时间,一定要把黑羽暗器仔细研究一下,看能不能研发出解毒药剂。

嘎吱。

黎瓶儿突然在这时推门而出:“唐锐,你能来一下吗,我妈妈想跟你说几句话。”

“当然。”

唐锐顺口答应,可他刚抬起脚,就发现黎瓶儿俏脸红彤,羞答答的跑回去了。

这丫头什么情况?

一头雾水的跟上去,等进入别墅,唐锐不由得一怔。

终于跟家人久别重逢,这让莫小荷的情绪彻底稳定下来,此时换上了一身月白长裙,淡妆素裹,给人一种说不出的雍容与华贵,只是,长时间的牢狱生活,让她长久处在营养不良的环境当中,整个身形看上去,还是太过憔悴。

“莫阿姨,您的气色比起刚才好太多了。”

唐锐微笑的走上去,说道,“这样吧,我准备一些药膳的方子,不用几日,就能让您容光焕发,再年轻个十岁都不成问题。”

“你跟瓶儿已经结为夫妇,怎么还叫阿姨呢?”

莫小荷垂首浅笑,轻松的口吻说道:“都这把年纪了,哪里还能再年轻啊,只要你跟瓶儿能够好好恩爱,如果能快一点,让我和远雄抱上外孙,那我才是真正的心满意足了。”

这话立刻让唐锐怔住了。

一脸苦笑。

果然该来的还是会来。

“妈,其实我跟唐锐……”

察觉出唐锐的尴尬,黎瓶儿顿时明白了他的心意,眸中流转着叹息轻声说道,“只是名义上面的夫妻,毕竟他要接近父亲,借此来调查黑羽林一事,需要一个合理的身份。”

“瓶儿你住口!”

黎远雄坐在主位上,似听不下去,沉声打断,“婚姻大事岂是儿戏,你说的这个理由,我不认可!”

莫小荷也流露微愕之色,随后拿出一张结婚证,目光认真地盯着唐锐:“瓶儿的意思是说,这结婚证是假的?”

“这是真的。”

唐锐并无隐瞒,相反,黎远雄那一声轻斥提醒了他,“黎寨主说的不错,婚姻,不是儿戏。”

“尤其对我而言,更能理解这句话的含义,曾经我入赘林家,深知那种形式上的婚姻关系,对于一个期盼真爱的人来说,是多大的一种伤害。”

“不论在京城,还是在黎家寨的这段日子,我都能感觉到瓶儿的心意,如果她不愿结束这样的关系,我也不会……”

话未说完,突然见黎瓶儿跑到面前,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手掌。

“爸,妈,让我们自己处理这件事吧。”

抛下这句话,黎瓶儿便带着他,快步跑出客厅。

院外的夜风轻轻吹拂,黎瓶儿的发梢随风飘逸,美不胜收。

“你不用感到压力,就算是我父母,也不能干预我的感情生活。”

随便整理了一下发丝,黎瓶儿转过视线,轻声开口,“所以,我们这场婚姻是不作数的,随时都可以去民政署办理离婚。”

唐锐一怔,看着这女孩唯美的侧颜,莫名间感到一丝心疼。

接着,他淡然笑笑,抬手在女孩脑袋上揉了两下,打趣道:“傻丫头,如果办了离婚,那你以后就是二婚了。”

“那不然呢?”

黎瓶儿想了想说,“我觉得,以后应该不会再跟别人结婚了吧,不过这样也好,能够一直陪在母亲身边,她受了这么多年的苦,我也想多陪陪她,尽一尽女儿的责任。”

“既然不想再结婚,那正好,我们两个也不必离婚了。”

“你说什么?”

黎瓶儿猛地转过头来。

唐锐认真地点点头:“你没听错,既然都入了我家的门,肯定就不能让你随随便便跑掉了,除非你这丫头看不上我,主动想要和我……”

“我不会的。”

伴着一声欣喜,黎瓶儿突然扑在唐锐身上,紧紧地拥抱住他。

她从未奢望,自己会得到这样的答案,而现在真正听到的时候,那种近乎不真实的感觉,让她欣喜若狂。

唐锐微笑着拍拍她。

同时也试探性的说道:“不过我要把话说在前面,我身边可能不止你一个姑娘,在京城,若雪和意浓她们……”

“我不会跟姐姐们争风吃醋的。”

黎瓶儿毫不犹豫开口,“只是,一人只能领一次结婚证吧,你怎么跟她们解释这件事啊?”

Tagged